<th id="iy2gv"><option id="iy2gv"></option></th>

    <th id="iy2gv"><option id="iy2gv"></option></th><code id="iy2gv"></code>
    1. logo
      作品信息

      艺术家:

      作品名:田鹤仙 粉彩梅清图文房

      质 地:

      尺 寸:尺寸不一

      编 号:0726

      估 价:3500000~4500000

      成交价:RMB 7,015,000

      田鹤仙 粉彩梅清图文房 2011年秋季艺术品拍卖会 近现代及当代瓷专场 作品号:0726 2011-12-02 下午14:00
      题识:镇纸:粲粲疏花照水开,不知春意几时回。嫩云清绕孤山路,记得短筇寻句来。戊寅冬月仿煮石山农之大意荒园老梅田鹤仙写于古石斋东床;
      花插:远凭春信问知音,离恨何如陇水深。不是江南无所有,要君识此岁寒心。仿煮石山农之大意戊寅冬月荒园老梅田鹤仙写于珠山;
      墨床:图格最清高 丰神常淡远,戊寅之冬月荒园老梅田鹤仙写于珠山客次;
      笔筒:十月风和似小春,闲拈笔墨最怡神。平生写写都迟钝,画到梅花不让人,仿元人王元章法,戊寅冬十月田鹤仙写于珠山;
      印泥盒:铁魂冰雪淡,得气水烟浮。戊寅冬十月田鹤仙写;
      水盂:戊寅冬十月上浣荒园老梅鹤仙氏写于珠山客次;
      笔架:斜出云枝都堪如画本,戊寅冬十月田鹤仙写于珠山客邸
      钤印:田青、古石
      民国 1938年作 田鹤仙 粉彩梅清图文房
      著名陶瓷艺术家
      何方可化身千亿
      一树梅花一放翁
      中国古代之文房用具,历经唐宋元明之后,清代达到了鼎盛时期。除了被誉为“文房四宝”的笔墨纸砚外,一些辅助工具经过许多艺人的精心设计,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那些器物的实用价值随着时代的进展逐渐被观赏与把玩性所取代而最终成为了名副其实的“文玩”器物。例如:笔筒、笔架、墨床、墨盒、镇纸、水滴、水盂、香炉以及书斋家具等,品类繁多且数目庞大。 文房用具制作原料多为瓷、木、竹、漆、玉和象牙等,其中陶瓷类文房用具比较多见,在清代中晚期尤为流行与繁荣,文化气息浓厚的文玩雅品逐渐成为清代帝王与文人的心头雅好。到民国时期,陶瓷艺人在文房器上绘画也同样蔚然成风,意在文人雅客实用绘画之余欣赏手中之文房器具更可谓一雅事也。
      田鹤仙(1894一1952)原名田青,别号荒园老梅,字鹤仙,号古石。出生于江西抚州,是民国时期著名的“珠山八友”成员之一。从小喜爱艺术,结识画家徐仲南并逐渐与景德镇陶瓷界的名画家交往,后专门从事陶瓷绘画艺术。学绘瓷器,初学山水,后专攻梅花,传世之作以梅花为多,作画用笔苍劲挺拔,着色淡雅绝俗,绘风大胆别具一格。构图灵活,画面疏密有致,层次分步娴熟,深得“文人画”艺术精髓,能表现出梅花的清洁高雅之精神。
      1940年以后,田氏独创了的“梅花弄影”瓷绘技法,虬劲盘曲的树枝,衬以绰约的梅花树影。作品崇尚自然,追求返璞归真,深厚朴茂,生意盎然,满瓷留芳。绘瓷大家王大凡曾作诗赞其:“山水清晖成一格,梅花作出更无双”。田氏画梅,承元朝画梅大家王冕之法,用笔大胆,绘色淡雅,风神绰约,苍劲有力,构图灵活,画面疏密有致,层次分步娴熟,将梅花清洁高雅之精神表达得淋漓尽致。田氏之所以受到了王冕的影响爱梅画梅写梅,也是在当时国家动荡之时与王冕有着相近的境遇与思想吧。
      【粉彩梅清图文房七件套】乃作者艺术生涯登峰造极之精品。仅可见江西省博物馆馆藏【田鹤仙粉彩梅花图文房六件套】(见《江西藏瓷全集》民国(上)60—66页)可与此套拍品以兹比较。技法水平相当但件数略缺。此套拍品为目前已知市场中独一无二之孤品,品相完美、料色丰润、笔法娴熟,每件器物各具特色,绘画则无旁类,所绘梅花树影老枝横陈而富有自然气息,尽融田鹤仙绘梅之诸类画法于其中,堪称民国文房器物之绝品。
      第一件粉彩梅花图镇纸
      色泽莹润,生动如玉的瓷质镇纸,正面绘红梅自下而上自由伸展至顶端,梅枝苍劲,枝干梅花朵朵而色泽淡雅,树影与新梅层次分明疏密有致。器右上方墨书“粲粲疏花照水开,不知春意几时回。 嫩云清绕孤山路,记得短筇寻句来。戊寅冬月仿煮石山农之大意荒园老梅田鹤仙写于古石斋东床”题款及红彩“田青”方章一枚,底红彩“古石”方章款。胎质细腻,釉面光洁,色彩淡雅宜人。
      第二件粉彩梅花图花插
      花插为长筒直壁,细口,此为田鹤仙典型月影梅花图文房器物之一,器形典雅,小器大样,四壁绘通景红梅图,枝干裘劲有力,影梅相映对称,层次清晰。器一面墨书“远凭春信问知音,离恨何如陇水深。不是江南无所有,要君识此岁寒心。仿煮石山农之大意戊寅冬月荒园老梅田鹤仙写于珠山 ”及红彩“田青”方章一枚,底红彩“古石”方章款。此诗出自元代散曲家冯子振的梅花百咏之《寄梅》,诗中的“岁寒心”即抗寒意志与精神,诗中作者即将历经的风雨人生与不可及的精神融汇于梅树身上,给梅树铸以刚毅般的精神,显示出移情于物的良好艺术效果。冯子振也是元代著名的爱梅名人,与释明高僧借梅交友,共同写就了双《梅花百咏》诗篇,在当时成就一时佳话。
      第三件粉彩梅花图墨床
      桌案型墨床,平面绘繁枝红梅图,梅干自右侧向左侧伸展。老枝横陈,嫩梅朵朵,花蕾含苞待放,春意甚浓。瓷面横题“图格最清高,丰神常淡远 戊寅之冬月荒园老梅田鹤仙写于珠山客次”及红彩“田青”、“古石”方章两枚。田鹤仙画梅在师法古人之时大胆创新,此梅花弄影图为典型标志。形体釉色洁白如玉。
      第四件粉彩梅花图笔筒
      笔筒收口内折沿,长直腹四方形浅圈足,四壁纹饰绘以通景绿萼梅图,色泽以青绿为主,花蕊以红彩勾描,老干虬劲而色淡雅,新枝瘦骨而色浓重,显得高雅清洁。器一面墨书“十月风和似小春,闲拈笔墨最怡神。平生写写都迟钝,画到梅花不让人 仿元人王元章法 戊寅冬十月田鹤仙写于珠山”题款及红彩“田青” 方章一枚,底红彩“古石”方章款。梅花本已高洁,绿萼梅更甚之,以绿萼梅为文房器具之纹饰更彰显文人的高雅情操。
      第五件粉彩梅花图印泥盒
      四方型矮圈足印度尼西亚盒,盒背稍鼓方中见圆,器型规整稳重大气,釉质青白润泽光亮,整面绘以干枝红梅,此为典型田氏月影梅花图,老干间新枝纵横,出笔利落,勃勃向上,枝桠抱体,梢欲浑全。画面枝干疏密有致,红梅盛开绚丽。墨书“铁魂冰雪淡,得气水烟浮。戊寅冬十月田鹤仙写” 红彩“田青” 方章及底“古石”方章两枚。器小而工细,胎质细腻,色彩淡雅宜人,为田鹤仙文房之精品。
      第六件粉彩梅花图水盂
      鼓腹方口方底,器身精准典雅,四面以绿萼梅过枝绘全身。画面简洁清雅,胎质细腻如玉。梅花怒放,梅枝卓约,笔下老枝苍古,斑驳粗壮,收笔用浓料点苔藓,尽显梅树苍劲老辣的质感。月光下有暗香浮动连绵之感,其画梅技法已达超凡脱俗之境界。另侧墨书“戊寅冬十月上浣荒园老梅鹤仙氏写于珠山客次”及 红彩“田青” 方章一枚。通体施以白釉与绿萼梅相得益彰,自然形于其中,看似纹饰繁乱,实则极有章法,疏密得体,浓淡相宜。
      第七件粉彩梅花图笔架
      笔架正面为六峰山形,侧面为三角形,正背面以过枝技法绘绿萼梅,梅枝伸展虬劲有力,梅花朵朵含苞待放,墨色以淡、枯、渴为宜,出笔有飞白的效果,笔法在转折变化中虚实相连,枯湿相间。枝丫讲究穿插造型,扭曲处更是似有若无,变化之妙,极富韵致。花瓣之上另有红彩点缀,笔架一侧墨书“斜出云枝都堪如画本 戊寅冬十月田鹤仙写于珠山客邸” 及 红彩“田青” 方章一枚。就目前所见“戊寅”作品居多,大抵是此后田氏画梅风格已经形成。田氏不想把梅花的颜色画得过于艳丽,而只求留得梅花的清香之气,也正如此意。
      在画上题诗的书画作品最早形成于北宋,书诗画在元、明、清得到极大发展,形成了一类特殊的艺术技艺,在陶瓷上绘画题诗是明朝末年出现并逐渐成为陶瓷艺术潮流。民国时期“珠山八友”继承和发扬文人画传统,这一时期是民国陶瓷艺术的一个新高潮,作为八友之一的田鹤仙就是典型代表。
      此套田氏梅花图文房可谓“质良色美艺精”,瓷胎温润如玉,着色雅洁清淡,绘艺精绝令人流连忘返,由此可论其绘画功力颇深,绘画技法娴熟绝非虚言,可为田氏梅花弄影之绝品。如此七件一套且为原盒保存直至今日,尤为难得。田鹤仙也像他笔下暗香袭人的梅一样,穿过时代的沧桑,留给后世隔代的清香,留给后人永远的希望。有梅在,春天就在。
      参阅:《江西藏瓷全集》民国(上)P60—66 朝华出版社

      联系我们

      北京市 朝阳区 阜通东大街1号院
      望京SOHO 塔1-A座-23层
      电话: +86 (10) 84400975/76/77
      电传: +86 (10) 84400978
      邮箱: council@council.com.cn

      您所关注

      匡时关注全球艺术品动态,并将及时更新公司的网页 与大家分享。

      您感兴趣的品类:

      • 中国书画
      • 瓷器杂项
      • 当代艺术
      • 佛教艺术
      • 珠宝尚品
      您所提供的个人资料,我们将会严格保密, 仅用于回答您的问题和评论,或用于用户 资料更新. 请阅读我们的保护隐私的规定。
      国产基佬GV在线观看网站,99re6热这里在线精品视频,超级97碰碰车公开视频,国产自产一区c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