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iy2gv"><option id="iy2gv"></option></th>

    <th id="iy2gv"><option id="iy2gv"></option></th><code id="iy2gv"></code>
    1. logo
      作品信息

      艺术家:

      作品名:汪寅仙 蝉衣斑竹壶

      质 地:

      尺 寸:长20cm;高12cm

      编 号:2243

      估 价:1500000~1800000

      成交价:RMB 2,415,000

      汪寅仙 蝉衣斑竹壶 2013春季艺术品拍卖会 “大器容珍”—古代及近现代紫砂专场 作品号:2243 2013-06-04 下午15:30 B厅
      钤印:寅仙(盖)、汪寅仙(底)
      汪寅仙(b.1943)
      参阅:1、《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全集——汪寅仙卷》P98——P99“束柴三友壶/1994年”,王文章/主编 邱春林/编著,四川出版集团、四川美术出版社出版,2009年4月第1版。
      2、《当代紫砂群英》P114“蝉衣斑竹壶”,时顺华、夏俊伟/主编,初版首刷,2011.5.10,唐人工艺出版社出版。
      禅茶一味生活茶 一竹相伴参虚空
      胡付照
      江南山中多植竹。那一片片望不到边际的竹海,令阳羡人多了一分海纳百川的豪情。山居岁月,夏蝉时鸣。蝉于黑暗的地下数载,重见了天日,居在高竹。读汪寅仙大师的蝉衣斑竹壶,能于静气中感受生命律动之美。
      此壶壶身为一圆竹段。纯净的紫泥胎散发着静谧之气,圆盖以嵌盖与壶身合为一体,盖纽为一竹段,竹段上伏有段泥巧塑的蝉衣一枚,竹段下伸展数片竹叶合于盖面上。竹段弯曲成鋬,竹枝从段上胥出,竹叶伏于壶身。壶鋬对侧以二弯竹段塑成壶流,也以竹枝竹叶装饰,与壶鋬相映成趣。壶盖穹窿,与身筒严丝合缝,过渡自然。壶以段泥装饰以圈纹多处,疏密精当,是描摹此竹为斑竹之品类。通体壶气息古朴雅致,静穆稳健,禅意浓浓。
      壶纽为壶之眼:一枚空蝉衣,安伏于虚空之竹段上。蝉是江南常见之虫。晋代陆机《寒蝉赋·序》赞蝉有六德:“夫头上有緌,则其文也;含气饮露,则其清也;黍稷不食,则其廉也;处不巢居,则其俭也;应候守时,则其信也;加以冠冕,则其容也。君子则其操,可以事君,可以立身,岂非至德之虫哉!”它出身于腐朽之地,却不饮污秽,只饮清露、树之汁液而高歌。古之大德,文人雅士亦多以蝉为题,寄托了诸多意象,使原本微不足道的蝉,具有丰富的文化意蕴。蝉在经历了一次次蜕皮的过程,彰显了新生命振翅高飞,走向生命的有一个精彩的旅程。而人生之禅与蝉之生命似有相似之处,看得破,方能放下,才能自在自得。禅,梵语作“禅那”,意为静虑、坐禅。禅是中国化的佛教,中华茶文化又是原生的中国器物文化,禅宗主张以坐禅修行之法“直指人心,见性成佛,不立文字”,要求人们立足现实,在生活的当下完成觉悟解脱。赵朴初先生有言“禅是一面镜子,它可以照明人的心境,禅是一盏灯,它可以指引人的心路。禅不完全是生活,但禅里有生活,生活中有禅。”净慧法师倾力光复柏林寺,倡导禅在生活中。他于2005年曾提出“正清和雅”之禅茶文化精神,受到了人们的普遍赞同。而今法师圆寂,世人追思,感悟生活禅。我们在生活中,何不以茶修行,读壶悟道呢。禅不离生活,在吃茶参禅中,清净自心,明心见性。
      容积650cc

      联系我们

      北京市 朝阳区 阜通东大街1号院
      望京SOHO 塔1-A座-23层
      电话: +86 (10) 84400975/76/77
      电传: +86 (10) 84400978
      邮箱: council@council.com.cn

      您所关注

      匡时关注全球艺术品动态,并将及时更新公司的网页 与大家分享。

      您感兴趣的品类:

      • 中国书画
      • 瓷器杂项
      • 当代艺术
      • 佛教艺术
      • 珠宝尚品
      您所提供的个人资料,我们将会严格保密, 仅用于回答您的问题和评论,或用于用户 资料更新. 请阅读我们的保护隐私的规定。
      国产基佬GV在线观看网站,99re6热这里在线精品视频,超级97碰碰车公开视频,国产自产一区c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