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iy2gv"><option id="iy2gv"></option></th>

    <th id="iy2gv"><option id="iy2gv"></option></th><code id="iy2gv"></code>
    1. logo
      作品信息

      艺术家:

      作品名:顾景舟 汉铎壶

      质 地:

      尺 寸:长15.5cm;高10cm;C470ml

      编 号:3770

      估 价:4000000~5500000

      成交价:RMB 6,210,000

      顾景舟 汉铎壶 2014春季拍卖会 五色凝彩——古代及近现代紫砂专场 作品号:3770 2014-06-04 上午10:00 B厅
      钤印:顾景舟(盖)、壶叟(把)、景舟制壶(底)
      备注:附葛陶中证书。
      参阅:《景舟壶艺流别录》P9,主编徐秀棠,世纪出版集团上海古籍出版社,2004年12月。
      大音希声闻妙音 大味至淡品佳茗
      胡付照
      以乐器入壶,紫砂艺苑多有创见。所谓琴棋书画诗酒茶,饮茶用器,风雅之举,文人雅士必有互相应和参与创造。顾氏汉铎,其壶式仿晚清梅调鼎(号赧翁)铭、韵石制之汉铎壶。铎是中国古代的一种乐器,梅调鼎汉铎壶铭云:“以汉之铎,为今之壶。土既代金,茶当呼荼。”说明壶式源于汉朝青铜乐器,同时也指出紫砂壶之贵重,与黄金等价。
      铎为何种乐器?许慎《说文解字》中对铎的解释是:“铎,大铃也”。形状有些像甬钟,但体积小。柄短而呈方形,体腔内有舌或无舌。有舌者可摇击发声。舌分铜制与木制两种。铜舌者为金铎,木舌者为木铎,盛行于中国春秋至汉代。《周礼?地官?鼓人》:“以金铎通鼓”。郑玄注:“铎,大铃也,振之以通鼓”。《左传?襄公十四年》:“故《夏书》曰:‘遒人以木铎徇于路’”。注:“遒人,行令之官也。木铎,木舌金铃”。《尚书?益稷》就有句“戛击鸣球,搏拊琴瑟以咏”。《汉书艺文志》记载:“孟春之月,群居者将教,行人振要铎绚于路以采诗,献之太师,此其音律,以闻于天子。《附书?经籍志》亦载:古者圣人在上,史为书,瞽为诗,工诵篇谏,大夫规诲,士传言而庶人谤,孟春徇木铎以求歌谣,巡省观人以知风俗,过则正之,失则改之。”从古代文献中我们不难发现,宣布政教法令、战场战事、采集民风、教化育人等用途,铎在人们的日常生活事务中扮演了多种角色。
      汉铎壶以紫泥底槽青为料,其身圆筒若钟,底部略大于上部,耳形鋬,壶钮呈柱状,圆柱中间装饰以凸出环线,浑然一体,既简洁美观又提拿方便。壶流短直向上,给人力量和向上感,嘴部略突出,流根部粗壮,便于茶汤出水集束有力。全身无刻画装饰,仅以材质本来面目示人,整壶造型规整,线条流畅简练且比例协调,直中带弧,稳定中孕育变化,线面转换周正舒坦;平嵌盖,盖沿与口沿严丝合缝、技艺谨严,契合法度。壶身上下内外有三方印章,皆是阳文篆书款:壶底“ 景舟制壶”大方印;壶鋬底部“ 壶叟”小方印。壶盖内“ 顾景舟”中方印。另外,盖内亦有一排三个圆点,是作者附加记号,当时制作此壶式时,仅作四把。此壶通体不施任何装饰,以裸胎之美诠释着纯料紫泥汉铎壶式最本真的魅力。
      此壶品为“紫砂泰斗”顾景舟先生代表作之一,创作于上世纪九十年代。顾先生擅长紫砂光器,仿古作品尤有新意,造诣精深,是紫砂壶艺古典主义的代表。

      联系我们

      北京市 朝阳区 阜通东大街1号院
      望京SOHO 塔1-A座-23层
      电话: +86 (10) 84400975/76/77
      电传: +86 (10) 84400978
      邮箱: council@council.com.cn

      您所关注

      匡时关注全球艺术品动态,并将及时更新公司的网页 与大家分享。

      您感兴趣的品类:

      • 中国书画
      • 瓷器杂项
      • 当代艺术
      • 佛教艺术
      • 珠宝尚品
      您所提供的个人资料,我们将会严格保密, 仅用于回答您的问题和评论,或用于用户 资料更新. 请阅读我们的保护隐私的规定。
      国产基佬GV在线观看网站,99re6热这里在线精品视频,超级97碰碰车公开视频,国产自产一区c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